Baidu
与古楼岭对语
来源:黄山日报  作者:汪红兴  日期:2020年12月21日  阅读:

与古楼岭对语

枯枝萧疏,落叶铺地,轻轻地走在上面,柔软柔软的,飒飒作声,像春蚕咀嚼桑叶,宛如走进了一片古老而寂静的童话世界。

漫江碧透,涟漪微泛,秋山染色,斑斓生辉。

在最美的深秋,遇见了休宁县溪口镇杭溪村古楼岭古道,这条皖南新安之源率水河畔最美的古道。

缱绻着这片故土,走遍了这片山山水水。我爬过几十条大大小小的徽州古道,写过好多的推介文章,怎么会把它给遗忘了呢?有种相见恨晚之感。

时代的嬗变,绝大多数古道,都藏匿在深山峻岭之中,起伏较大,而像这条几乎与河流平行的古道,就极为罕见了。印象中大商岭古道是如此,但如今也被湮没了。

在这座千年前就与杭州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村落——杭溪,多次听村民说起过,村中有条古道——骨头岭古道,但一直没去过。

名字怪怪,怎么叫骨头岭?好奇古道的名称,问及村中长者,他们皆一脸茫然,说不出道道。

只知这里故事多多,当年杭溪村屋宇林立,人烟密集,“十八条扁担只进不出”,繁华如云,人流不断;江畔,舟楫如梭,号声连连,穿云绕峰,随烟飘荡。

前些日子,村里搞美丽乡村建设,邀我为村里写点村史,于是一头扎进去,在家谱及古籍里搜寻打捞,始知张姓始祖雄公之父舟公,在唐末黄巢兵乱之际,从杭州附近的富阳逃难至洞壶(今江西浮梁梅岭),后长子雄公迁来此处的。不经意间觅到了一张清光绪年间的村基图,在那屋宇林立的村外,标注着一条古道——古楼岭,就是村民口中的骨头岭。在岁月的更迭中,不知怎的,或许因为谐音,变成了“骨头岭”。这样以讹传讹的地名故事,我知道一箩筐。

古道似乎很隐蔽,口子极小,几被荒草遮蔽,但拨开树枝,没走几步,便豁然开朗,古道便呈现在眼前,边上数株高大的古树,盘根虬结,就是历史的见证。

这条古道以溪口镇太溪村为起点,经杭口背,直达杭溪村。历史上属于从率水流域通往祁门县城的通道,十里杭溪的尽头,就是祁门县凫峰镇赤桥村,黄山市塔身最高的塔——东皋塔,就耸立在古道旁,这里经过金字牌,可以直达县城。古道曾经长达几十里,但由于现代公路的建设大多湮没,同时由于20年前下游太溪水电站的建设,部分古道淹没在水中,而唯有这段数里长的古道,有些断断续续,因为远离村庄而得以完整地保留。

空山无语。穿行在一片长约300多米的古树林里,古道宽阔,有1米多宽,大多被树叶覆盖,走起来非常舒适,一侧是山,山上遍植古树,有苦槠树、甜槠树、青冈栎、红枫等,高大粗壮,冠盖如云;一侧便是风姿绰约的率水河,透过林隙,红叶之下,河畔风光隐约可见,点点阳光从树缝间漏下,洒在古道上,斑斑驳驳,熠熠生辉。路旁的白色、黄色的野菊花,开得正是灿烂。古道整体平缓,起伏不大,非常惬意。

穿过林子,缓缓下坡,一江风光,一览无余。蜿蜒的率水河像是一条玉带飘过,两岸的茂林翠竹人家,高低错落,散落其间,像是一幅美丽的画卷。这边是茶园,茶园中点缀着众多的乌桕树,眼下正是乌桕渐红之际,层层叠叠,色彩丰富。而对岸沿河而立的竹林,依然青翠。今年是竹子大年,泥土里的冬笋多。林子的背后是一个小村落,桂家棚,十几户人家,粉墙黛瓦。那黛瓦之上挂着红红的小柿子,好像灯笼点亮了乡村。而在村子的背后是一片大山,这里曾是元代休宁西部黄竹岭巡检司所设关隘所在。

在这大片的茶园边,就可以与水对视,秋水脉脉,碧波含情。由于这里是电站蓄水区,河面较宽,波平如镜。两侧山影倒立水中,倒影如画。

遥想当年这里也是商筏走涵涵,木筏穿江过,拉纤的号子回荡在峡谷间,如今这里一切已化为寂静。至于古楼在哪,我也找不着了。

岸边有野樱桃树,一丛丛,一簇簇,贴水而立,伸出横斜的枝条。想那春江水暖鸭先知之时,漫江粉红色的花朵,一树树地盛开,灿若云霞,一江花朵立水中,那是一道怎样靓丽的风景!

惊喜的在于,率水河与杭溪河交汇处,还静静地横卧着一座古老的石拱桥。古桥掩映在一片古树丛中,两侧古树蓊郁,不经意,还真难以发现。

这座桥有个仁心的桥名——普济桥,乃取普济众生之意,是明朝万历年间(1573—1620)建造的,距今有400多年的历史。桥长达21米,宽5米多,高8米多。由于年久失修,桥面的石板有些残损,高高低低,更显沧桑。两侧的古树已经深深地嵌入了桥墩之中,上游一侧的桥墩处微微向上拱起,裂开了几道缝。桥与树已深深地融为一体,不知是树保护了桥,还是桥护佑着树,难舍难分。

桥的上侧青石桥额上,还镌刻着四字“杭水胜江”。这四字不知是谁写的?“杭水胜过长江的水”,可以看出,这是古人对家乡水的赞美?这杭水,既是指杭溪河,也是指通向杭州的率水河、新安江吧。

古道、古桥的温暖,就在于便于让我们追溯历史云烟深处的雪泥鸿爪,似乎触手可得。从普济桥转弯走一段路,再往前是一片茶园,古道渐渐淹没在水中。此时天地一色,水面空阔,一望无涯,气象万千。再过去一段,还是古道,可直抵太溪,只是略有破损。

我是个散淡的人,就喜欢在这散淡的时光里,游历着这样散淡的古道,静静地与古楼岭的秋日对语。

上一篇:一抹阳光释冬风
下一篇:没有了